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4章当着她的面做

    此刻,蓝小棠已经挥着菜刀逼近,对着床上的二人就落了下来。

    只是,在那么个千钧一发之际,时佩林猛地抓起一个枕头,向着菜刀挡来。

    一瞬间,菜刀划开羽绒枕头,里面的的雪白羽毛纷飞飘落,仿佛下了一场唯美的羽毛雪。

    而正因为枕头的阻挡,菜刀的势头已经减弱了大半,被时佩林扣住了刀背,然后稳稳地抢了过去。

    他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蓝小棠,你疯了,竟然要杀我?!”

    他将菜刀扔在了远离众人的地方,然后跳下床,一下子扣住了蓝小棠的肩膀:“你竟然敢杀人?!”

    “我怎么不敢?!”蓝小棠只觉得肩膀都仿佛要被时佩林捏碎了,她看着他,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你这么对我,你不得好死!”

    “原本,我还打算,给你一笔赡养费。”时佩林已经冷静了下来,淡淡道:“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不告你故意杀人未遂,就已经是对你很仁慈了。我马上通知律师,办理离婚。当然,你如果不办理的话,我可以告你蓄意谋杀。”

    “你告!你以为我怕死吗?!”蓝小棠恨恨地看着他:“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宁愿死,也不离婚?”时佩林眯了眯眼睛,眸底划过一抹狠厉。

    “我不可能成全你们!”蓝小棠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时佩林说着,猛地一把,反手扣住了蓝小棠。

    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让她根本无法动弹,蓝小棠一边挣扎,一边喊道:“时佩林,你要做什么?”

    “柔柔,你去地下室找一条绳子上来。”时佩林看向床上的女人,语气格外温柔。

    柔柔?这还是蓝小棠第一次听到时佩林这么温柔地叫一个女人的名字,她气得近乎晕厥,可是,身子被制住,根本无法动弹。

    床上的女人从地上捡起了时佩林的衬衣穿上,此刻,蓝小棠才看到,她的腿又白又长,修长的线条在宽大的衬衣下,越发有种撩.人的味道。

    “佩林哥,我马上上来!”她说着,就那么赤脚跑了出去。

    不多时,女人拿来了一条绳索,递给时佩林。

    “时佩林,你竟然捆我?!”就算是再气再恨,可是,心中被挚爱如此背叛的痛,还是让蓝小棠模糊了双眼,她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圈一圈绑住,她的眼泪疯狂决堤,浑身抖得不成样子。

    最后,她全身被捆住,绳子勒得死紧,因为绳索粗糙,她甚至感觉到有的地方,似乎已经磨破了肌肤。

    “你到底要做什么?!”她看着那个自己曾经决心要照顾一生一世的人,那个平日里看起来俊秀出尘的人,那个她照顾了两年,心系了两年的人,只觉得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反复蹂.躏着,血肉模糊,再不是当初的模样。

    “我想让你看看接下来的事情,让你重新考虑一下,你不离婚的决定。”时佩林冷静地道,说着,他捏住蓝小棠的下巴,将一团毛巾塞了进去。

    蓝小棠的瞳孔猛地放大,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时佩林已经走到了女人的面前,他的手落在她的衬衣扣上,挑开了最上面的两个,然后,转头对蓝小棠道:“看到了吗,我爱的人是陈芷柔,现在,我们会做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

    说着,他扣住陈芷柔的腰,低头吻向她的唇。

    她马上伸臂环住他的脖颈,仰着任他采撷。

    蓝小棠木木地看着两人的吻越来越深,然后,时佩林已经解开了陈芷柔最后一颗纽扣。

    他的手滑向她光洁的后背,大掌一路向下,扶过她纤细的腰肢,落在她挺翘的臀上。

    他慢慢打圈揉捏,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在欣赏着艺术,直到,她被他抵得难受,低低地埋怨:“不要,刚刚才做过……”

    时佩林显然把她的婉拒当做了邀请,他的吻一路往下,一边吻着,一边低笑:“是谁说要做遍我家每一个角落的?现在,我们就开始吧!”

    说着,他一把将她抱起,抵在了墙上,然后,冲入了她的身体。

    蓝小棠被当做破布一般扔在角落,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世界仿佛天崩地裂!

    刚才的一切,已经令人发指了,却没有料到,时佩林竟然这么没有底线,当着她这个正牌妻子的面,和另一个女人在她的面前做这种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