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4章离婚宴成了相亲宴?

    第14章离婚宴成了相亲宴?

    一语落下,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而就在这时,包间门再次开了,时慕琛踱步进来,语气慵懒:“不能生,看来就是说地不好了?”

    蓝小棠转过脸,一时之间,不知道他这句是好话还是坏话。

    而下一秒,时慕琛已经坐下,兀自端起茶喝了一口,淡淡道:“没关系,再贫瘠的土壤,也能长出健康的苗来,只是看种子适不适合而已。”

    他这番话,简单而又直白,一时间,包间里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特别是时佩林,他的脸颊有些发烫,难道,时慕琛是在暗示他的种子不好?!

    “哦,既然是小棠不能生,那确实也没办法了,毕竟我们时家这代,就佩林一个……”时佩林的母亲,任美凤笑着道:“不过就算是离婚了,小棠也还是我们的半个女儿,以后常来家里做客啊!”

    蓝家虽然过去和时家关系不错,可是,那也是在时老爷子还在的时候。现在,蓝家生意越来越差,时家却风头正劲,早就不是当初的模样,只是维持着表面,还没撕破脸罢了。

    因此,蓝海华就算是再不甘,也只能接受了这个说辞,兀自给自己倒了一本闷酒。

    “爸妈,我给您们介绍一下。”这时,时佩林方才拉着陈芷柔起身:“这是我们学校的小师妹,叫陈芷柔,现在是我公司秘书,那天您们去我公司的时候,是她接待的……”

    “伯父伯母好!”陈芷柔乖巧地行了个礼,一副刚毕业的单纯乖乖女形象。

    “小陈是吗?”任美凤点了点头:“上次我倒是记得,是个挺聪明的丫头。”

    陈芷柔连忙拿出两个袋子:“伯父伯母,这是我准备的一点小礼物,聊表一下心意!”

    “这怎么好意思?我们做长辈的都没有带见面礼!”任美凤推辞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她打开袋子一看,眼睛不由亮了一下。她从来就喜欢刺绣,而里面的正是一条全手工刺绣方巾,而且看得出来,是很精湛的苏绣,估计出自名家之手。

    蓝小棠在看到那条方巾的时候,心底不由涌起一阵讽刺。

    为什么陈芷柔能够恰好投其所好?还不是因为时佩林给准备的礼物!

    果然,他对于这个女人还真是上心,这个苏绣估计得七八万吧?就这样买来,以那个女人的名义送了自己的父母,呵呵,真是用心良苦!

    而时佩林父亲时慕卿收到的,是一支钢笔,蓝小棠对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