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婚宴那天傅徽然看夏婉婉的眼神一直是莫晓韵心里的一根刺,她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根刺会逐渐消失,结果它扎在心口上不断扩大,变成了一个她绕不过的心结。

    莫晓韵挡在门前,一脸不耐:“都说了我帮你拿,你找傅徽然有什么事?”

    “你让我进去。”夏婉婉不满的皱起眉头。

    莫晓韵神色间有些慌张,下一秒变成怒气:“你还要不要脸了!在订婚宴上捣乱就算了,现在还要来破坏我和徽然哥的关系!”

    夏婉婉翻了个白眼:“你到底有完没完。”

    莫晓韵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娇笑一声:“你是为了夏郎朗的事吧?”

    夏婉婉冷眼看着她。

    莫晓韵脸上带着报复后的快感,原本性感的面容都扭曲异常:“果然是家道中落了啊,穷的一个高中都买不起了。”

    夏婉婉轻蔑一笑:“起码我穷的有骨气,不像你似的,家穷就算了,还要靠破坏别人家庭发财。”

    莫晓韵神色凶狠异常:“凭夏郎朗那种脑子还想读高中?实话说吧,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弟弟就别想读高中!”

    夏婉婉神色淡漠:“他读不读高中和我没关系,你让我进去拿东西。”

    莫晓韵露出厌恶的神色,用力的推了夏婉婉一把,‘咚’的一声,大门被无情的关上。

    夏婉婉稳住身形,眼底全是不耐,任凭她怎么按门铃都没人来开门。

    无奈,只得先回家。

    夏婉婉开着车竟然迷路了,绕来绕去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更要命的是在一条僻静的小路里她发现车子没油了。

    夏婉婉下车查看情况,却看走了眼,把脚给崴了。

    钻心的疼痛从脚底传到心口,她犹豫片刻,打电话给傅子弦。

    傅子弦的声音还带着困意,嗓音沙哑又性感:“喂?”

    听见熟悉的声音夏婉婉的眼眶有些红:“傅子弦,你有空吗?我迷路了,车没油了。”

    傅子弦清醒了许多,他冷静的问道:“你在哪?”

    夏婉婉无措的看看周围的景色,发现没有任何显著的标志,只得说:“我不知道。”

    “别挂电话。”傅子弦叮嘱了一句,夏婉婉在手机另一头听见了噼里啪啦的键盘声。

    过了几分钟傅子弦冷静的声音传来:“在那别动,我现在去找你。”

    夏婉婉收起手机,挪回车子上,把门关的紧紧的。

    夏天的夜晚,知了声异常嘈杂,吵得她心慌意乱,脑子里全是荒野杀人抛尸案。

    前方突然出现暖黄色的灯光,一闪一闪的似乎在向她眨眼睛。

    夏婉婉松了口气,好像在海上漂浮多日的流浪者看见了陆地,不安的心顿时有了着落。

    来人果然是傅子弦,他穿着灰色的家居服。深夜里他的眼睛亮的好像天上的星星。

    夏婉婉失神了片刻,才说道:“你终于来了。”

    傅子弦下车,打开自己的油箱,将里面的油倒了一半给夏婉婉,拍拍车身:“好了,快回去吧。”

    夏婉婉从车窗伸出脑袋,嘴角挂着清浅的微笑:“谢谢。”

    傅子弦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坐回车上:“走吧,跟在我后面。”

    夏婉婉收敛了神色,认真的看着前面。

    郊区的天空像是滴了墨汁一般黑,没有半点星光,前面的车灯就像世界上仅剩的光线,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感,让夏婉婉印象深刻了好多年。

    到家的时候,脚虽然疼,但是却能正常走路了。

    傅子弦问夏婉婉:“你半夜出门干嘛?”

    夏婉婉站在原地不安的绞着手指,她支支吾吾的告诉傅子弦:“我想出去逛逛。”

    傅子弦眯起眼睛,语气依旧波澜不惊:“你去哪逛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