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远古时期?”吴中元茫然自语。

    王院长缓缓点头,“应该是的,那是传说中的三皇五帝时期,如果你原本就生活在那个时期,你的染色体异常就能够被合理解释,那是一个被后世神话了的年代,伏羲女娲的蛇身人首,蚩尤的头生双角,你的出现说明了这些传说可能并不只是传说,在那时,似你这种拥有异常基因的人可能非常普遍。”

    吴中元尚未接话,王院长又说道,“那时的大气环境与现在是不一样的,没有现代这么严重的污染,我们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已经慢慢习惯并产生了抗体,但如果远古时期的人突然来到在这里,就会出现你所说的那种情况,污浊的空气会导致肺部感染,空气含氧量不足会造成呼吸困难。”

    “远古时期的语言和现在也不一样。”吴中元自言自语,时至此刻他仍不完全相信王院长的判断,但王院长的判断却合理的解释了那个鸟人临终前与师父接触了三天却未能进行语言沟通。此外,那个鸟人的鸟喙也间接证明了王院长的猜测,在远古时期,似他这种基因异常的人可能并不少见。

    王院长并不知道鸟人一节,也不知道吴中元的师父留下了为二人治病的记录,随口接话,“这是肯定的,别说数千年前的远古时期,就是几百年前的明朝,语言也和现在不同。”

    吴中元没有再说话,事发突然,他需要时间冷静心情,规整思绪。

    “你有什么疑问,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探讨。”王院长说道。

    吴中元想了想,问道,“大人和小孩儿,谁更能耐受被污染的空气?”

    “当然是成年人,孩子身体发育不完全,耐受力更差。”王院长说道。

    吴中元抬手搓脸,“可是为什么大人死了,我却没事儿?”

    王院长再度捏起那块补丁,“应该是它救了你的命,檀香是一味很名贵的中药,入脾胃肺三经,可以理气,止吐,如果整个襁褓都是这种布料,香气会更浓,药效也会更强。”

    “我只知道这东西能驱蚊子。”吴中元苦笑,笑罢,想起一事,“如果您说的都是对的,那送我过来的人事先就已经想到……”

    不等吴中元说道,王院长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头儿,“应该不是这样,檀香不但可以理气止吐,还可以静心安神,当初织造这个襁褓的人之所以加入檀香,很可能只是为了让你睡的更好。”

    吴中元脑子很乱,再度抬手搓脸,搓完脸随手抓头,一不小心触及伤口,暗暗龇牙。

    “王院长,你感觉这事儿合理吗?”吴中元问道。

    “排除了所有的不合理,最后剩下的那个就一定是真相,”王院长说道,“可能一时之间你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但这极有可能就是真相,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真相都是真相。”

    吴中元没有接话。

    王院长又说道,“你体内那对异常染色体之所以一直处于休眠状态,很可能也是因为空气有所差异的缘故。”

    吴中元一直处于发懵状态,脑子很乱,但王院长推断出了真相,略显兴奋,“依我看,你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不是有人故意把你送过来的,而是一种突发性的意外,迄今为止科学技术还没有发展到人为制造和控制虫洞的地步,数千年前更不可能。”

    “还有,”王院长又捏着那块补丁,“古代生产力很不发达,像这种材质的襁褓,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不出意外的话,你的父母在那时应该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

    “王院长,知道这些有用吗?”吴中元情绪很是低落,“就算我真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