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牙齿咬的格格响,要是吃人不犯法,我立时就能扑上来把他连皮带骨啃个精光。

    可我还没开始行动,他却抢先发难了。

    “夏远晴,三年不见,你倒是学了不少能耐呀!”他看着我,目光沉沉地说道。

    我怔怔一刻,从最初的震惊中缓过神来,眼波一转,给了他一个千娇百媚的笑。

    “陆先生过奖了,微信约个炮算什么能耐?”我笑道,“不过是一个被抛弃的寂寞女人,找个男人调节一下内分泌而已。”

    陆九桥的脸色阴沉了一下,但转瞬又恢复正常。

    “少装蒜,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他说道。

    “我不知道!”我硬着脖子说道。

    他看着我,忽然迈开大长腿,几步跨到我面前,劈手夺走了我的LV。

    我惊呼一声,扑上去就要抢回来。

    “站住!”陆九桥沉声喝道,声音里有不可抗拒的强势。

    我吓的一缩脖子,停了下来。

    陆九桥看了我一眼,拉开我的包,随手从里面掏出一根小皮鞭。

    “这是干什么用的?”他面无表情地问道。

    “还用问,当然是增加情趣用的。”我不屑道。

    他冷哼一声,丢在地上,随即又掏出一捆绳子。

    “这个呢?”

    “同上!”我说道。

    他不置一词,探手又从包里掏出一个小药瓶。

    “这个呢?”他接着问道。

    “催/情药!”我说道,开始莫名的心虚。

    “催/情还是催眠?”陆九桥嗤笑一声,回身端起床头的那杯水,对着灯光看了看。

    我呸,装模作样,我就不信他能看出什么来。

    “刚才我洗澡时,你有没有趁机给我放一粒?”他说道,“是不是我一喝下去,就会睡着,然后你就可以用绳子将我捆绑起来,大摇大摆地拿走我所有值钱的东西?”

    靠,猜的全对!

    但我是不会承认的!

    “陆九桥,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说道,“我没你想的这么龌龊。”

    “哈!”他又嗤笑道,“你一个微信诈骗犯,敢说自己是君子?”

    “我不是君子,你就是了?”我反唇相讥,“不过才三年而已,你就把自己卑鄙下流的小人行径给忘了?”

    陆九桥眼神黯淡了一下。

    “夏远晴,三年前你就不听我解释,三年后……”

    “三年后我照样不听你解释!”我恶狠狠地打断他的话,只要一想起往事,我就恨不得杀他而后快。

    “好,你可以不听我解释,但是,你能不能听我一句劝,别再干这个了……”陆九桥说道。

    “不干这个我吃什么?”我越发咄咄逼人,“我不像你,富二代,大总裁,光鲜亮丽,丰衣足食,你住着高级酒店,约着一夜8000的炮,还特么有脸来教训一个被净身赶出家门的女人,我呸!”

    陆九桥被我一顿抢白,终于露出了他暴虐的本性,伸出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怎么说都不听,我干脆掐死你算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被他掐的直翻白眼,才后悔自己不该图一时痛快惹怒了他,以他往日的性情,极有可能会真的掐死我。

    老徐,你特么快来救驾呀!我在心里哀嚎着。

    算了,事情紧急,我还是先自救吧!

    “九桥!”我哀怨地喊了一声,伸手攀住了陆九桥的脖子。

    他一愣,手劲松了一些,我双手搭在他手上,帮他使劲。

    “别松手,陆九桥。”我带着哭腔说道,“你掐死我吧,死了,我就可以不再想你了!”

    他身子一僵,视线停留在我睫毛颤颤,梨花带雨的脸上,忍不住呆滞了一下。

    我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时机,抬腿顶在他的敏感词上,他没防备,被我顶了个正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