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9章难道不恨、不想把他们踩在脚下?

    第9章难道不恨、不想把他们踩在脚下?

    画面里,是蓝家的标书。

    蓝小棠虽然并不常回娘家,但也知道,蓝家现在一年不如一年,而个投标项目,是她养父养母志在必得的背水一战。

    如果这次投标失败,蓝家将会彻底没了希望,还有可能债台高筑。

    而她从小被蓝家收养,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蓝家灭亡!

    所有的,就在她的一念之间。

    时佩林就是拿捏住了她的软肋,逼她离婚。

    他就是那么厌恶她?厌恶到为了将她从他的生命里赶走,当着她的面和小三上.床!

    厌恶到蓝家明明和时家还算是交情不错,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蓝家没落,还不忘落井下石!

    这时,手机再度响起,蓝小棠滑了接听。

    电话那头,是时佩林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彩信看到了吧?”

    她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已经看到了。”时佩林道:“后天早上就是投标时间,如果你不想时代集团参与竞争这个小项目的话,你明白应该怎么做。”

    蓝小棠捏着手机,她的后背贴在浴室马赛克墙面上,只觉得上面不规则的凸起和纹路将她硌得生疼,可是,她竟然爱上了这样的疼。

    她对着电话那头的时佩林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时佩林淡淡道:“你说。”

    她屏住呼吸,一字一句:“你和我结婚两年,我只想知道,你可曾有过一刻,爱过我?”

    电话那头,时佩林的心底又涌起了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她总是这样,似乎时时刻刻都要提醒他,她有恩于他。

    这样的认知,就好像一道枷锁,让他反而越发厌烦,恨不得永远甩掉!

    他的眉头狠狠拧起,语气里带着漠然和不耐烦:“从来没有。”

    “好,明天上午,我去和你谈离婚。”蓝小棠说完,手机从掌心滑落,她没有去捡,而是转身快步冲到了花洒下面。

    泪水滂沱。

    淋浴的水当头浇下,她满脸都是水,分不清是不是泪水,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在这一刻,真是彻头彻尾的笑话!

    她为了那个人,放弃曾经优秀的学业,放弃了前途似锦的工作,两年七百个日日夜夜,就那么守着一个卧床不起的他。

    到头来,捉奸在床、羞辱在后,换来一句,他从未爱过。

    蓝小棠蹲在地面,任凭冰凉的水冲过她每一寸肌肤。

    不知过了多久,浴室的门被一道大力打开,蓝小棠抬起有些模糊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