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6章我好像打搅到你们了?

    “佩林哥,我看她好像有些傻了,我们是不是给她压力太大了?”陈芷柔走到时佩林身边道:“要不然给她半天考虑时间吧,再说,人家现在浑身痛,不想见到什么律师……”

    “好,就听你的。”时佩林点了点头,走过去给蓝小棠解开身上的绳索。他面对她的时候,马上就换上了一副冷漠的表情:“赶紧理好衣服出去,今天柔柔就住这里,我们不想见到你!”

    蓝小棠感觉到身上的绳索一松,她整个人就那么歪倒在地上。木然的眼珠里,映出面前二人搂在一起的画面。

    她只觉得,原本已经碎裂的心底,一点一点干涸,仿佛西部贫瘠干裂的土壤,再也等不到那场心头雨。

    “还啰啰嗦嗦做什么?!”时佩林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蓝小棠此刻生无可恋的模样,就觉得心底的烦躁愈演愈烈。

    他一脚踹在了她的身上:“滚!”

    虽然时佩林没有用力,可是,在那么一刻,蓝小棠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成了破布娃娃,被踢碎了千百块。

    她茫然地撑起身子,艰难地理了一下滑到肩上的衬衣,然后,呆呆地站起,转身离开。

    看到蓝小棠的身影消失在视线,时佩林心底的火更是无法控制一般,他猛地抬腿,向着床脚揣去。

    “嘶——”疼得倒吸气的声音。

    一旁,陈芷柔心疼地抱住时佩林的腰:“佩林哥,你怎么这么用力,踢伤了怎么办?”

    “没事。”时佩林看到怀里的女人,心底的火慢慢熄灭,总算恢复了冷静的情绪。

    此刻,蓝小棠浑浑噩噩地走到了一楼,打开门,却没料到,门口突然出现一道高大的身影,因为她动作太急,不由撞在了那人的身上。

    她完全没有看他,而是绕开他就往前走,仿佛一个被指令操控的傀儡娃娃。

    男人转过身,看向走向草坪的蓝小棠,眯了眯眼睛,深不见底的眸中,多了几分玩味和探究。

    片刻之后,他抬起手,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别墅之中,时佩林听到门铃声,以为是蓝小棠回来了,于是,根本不予理会。

    可是,门铃声格外执着,他不得不搂着陈芷柔下楼,打开了门。

    当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时,时佩林不由愣了一下:“小叔?”

    男人看向时佩林怀里衣衫不整的女人,唇角斜勾起一道弧度:“我好像打搅你们了?”

    “没有没有,小叔,请!”时佩林说着,让开了门。

    男人走进的时候,眸子不经意地看向陈芷柔,眸光深邃,似褒似贬。

    陈芷柔一转眼,就看到了他此刻的表情,她不由一愣,眼中本能地燃起一抹惊艳。

    她也只是听时佩林提起过一两次,说他还有个小叔,叫时慕琛,是他爷爷的幺儿,算是老来得子。

    只是,这位小叔平常总在外地,难得回宁城一趟。

    陈芷柔原本以为所谓的小叔,应该就是个老男人的模样,却没料到,长得竟然如此出尘。

    他穿着随意的休闲衬衣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可是,一动一静间,头顶就仿佛有一束光,让他不论是站在哪里,都能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

    他的五官和时佩林不同,时佩林皮肤很白,看起来清秀冷清。

    而他的皮肤有些古铜,带着成熟男人的韵味,五官精致,立体硬朗,却在似笑非笑之间,有种独特的慵懒肆意,让人一时竟然移不开眼。

    时佩林看到这一幕,心底涌起一阵嫉妒,他搂着陈芷柔的手不由用力了几分。

    时慕琛好似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他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双腿交叠,姿态慵懒放松,深邃的目光看向时佩林:“佩林,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好像看见侄儿媳妇了?”

    时佩林只觉得心头的烦躁再度涌起,他的眸底涌起一抹厌恶:“她马上就不是了!”

    “哦?”时慕琛的尾音微微挑起:“这样……也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