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有人找我?

    什么人啊?

    我想了想,今天好像没有客户通知我要来用餐呀?

    不过也不能排除客户的临时性和随意性,也许本来没打算来,忽然从这里路过,想进来吃个便饭也是有的。

    我收拾了桌面的东西,把重要的全都丢进抽屉锁起来,以免再被谁顺手牵羊。

    出了工作区,我先到洗手间精心补了个妆,才往餐厅去了。

    时刻保持良好的对客形象,是我们的基本素养。

    到了订餐台,问哪个房间的客人找我,被告知是贵宾5,贵宾5是个四人台的小房间,看来果然是哪个客户路过吃便饭。

    我沿着光可鉴人的走廊去到贵宾5,抬手敲门。

    在酒店,连敲门的动作都有讲究,先敲一下,停顿半秒到一秒,给客人一个缓冲的时间,然后再连着敲两下,这样,发出的声音就是“笃,笃笃”,比起“笃笃笃”要来的温和,不会给客人紧张感。

    里面的人听到敲门声,说了声“进”,我便迅速调整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推门而入。

    房间里只有一位客人,正坐在椅子上悠然地吃巧克力,我看到他,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陆九桥,阴魂不散的陆九桥!

    真特么的见鬼,难道是清明节快到了吗?

    我刚踏入的半只脚又退了出来,打算直接关门走人。

    “业绩不想要了?”陆九桥在里面扬声说道。

    妈个鸡,平生最恨谁用钱威胁我了!

    一威胁一个准!

    我恨恨地进了屋,关上门,四下环顾,反正房间里也没有监控,我掐死他算了!

    “找我什么事?”我板着脸问道,觉得刚才那个妆白化了,对这种人,就该素面朝天吓死他!

    “吃饭呀!”陆九桥一边叠飞机一边说道,表情特自然,好像真的是为吃饭而来。

    “你吃你的饭,找我干嘛,我又不是厨师,也不是服务员。”我说道,“难不成还要我喂你呀?”

    “你不是我的负责人吗?”陆九桥问道。

    “我是你的负责人不错。”我说道,“但我也不能什么都负责吧,你就是吃个便饭,难道还要我在旁边端茶倒水,再说了,端茶倒水不还有服务员吗?”

    “那我不管!”陆九桥说道,“反正你们周总说了让你负责我们公司的业务,吃饭也是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