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又怎么了?”我接通电话,不耐烦地问道,真不明白他怎么那么多事。

    让小邱少玩两局神庙逃亡不行吗?

    “过来帮我复印几份材料,我急用。”周自恒懒洋洋地说道,不等我回答就挂了电话。

    你看,这家伙就是这么可恶,他什么事都通过电话来吩咐我,别人压根不知情,就见我一趟一趟出入他办公室,搞得我上赶着献身似的。

    可是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每回接到电话都大喊一声“周总又喊我倒水了”吧?

    估计这样会更遭人妒。

    我本来就被陆九桥撩的心烦,这会儿再被他一撩,暴脾气噌噌的就起来了,压都压不住,气势汹汹地冲进办公室一通乱吼。

    “姓周的,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我是一名销售代表,不是你的助理,没有义务帮你跑腿,这也让我干,那也让我干,你给我发两份工资了吗,还是说小邱是你的心肝宝贝儿,你舍不得用他,就可着我折腾……”

    你知道,人在盛怒之下会口不择言的,我吼完才发现自己放肆了,不但骂了老板,还质疑他的性取向……我天,这回完了!

    再好脾气的老板,那也是老板,惹恼了他,只能有一个结果。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蹦哒不起来,垂头丧气地看着周自恒,默默在心里做着卷铺盖的打算。

    铺盖该怎么卷才美观呢,是卷成寿司状,还是折成豆腐块呢?

    “怎么不说了?”周自恒半躺在椅子上,泰然自若地问道,脸上似笑非笑,修长的手指轻扣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

    “说完了?”周自恒又问道,啪地一声把一打文件丢在桌上,“说完了就快点去复印,我等着用!”

    “……”我张了张嘴,又没骨气地闭上,上前两步抓起文件,转身就走。

    “把门带上!”周自恒在后面说道,声音里有明显的愉悦感。

    我回头哀怨地瞪了他一眼,咣当一声关上门,算你丫有种!

    “哟,这是咋地啦?”小邱在旁边的值班台感受到我熊熊燃烧的怒火,头也不抬地问道,手指不停在屏幕上划拉。

    这回玩的是切水果。

    好啊,还变着花的玩,我顿时火冒三丈,伸手在他屏幕上一阵乱划。

    “哎,别闹,别闹,死了,死了……”小邱慌忙躲闪。

    “闲死的吧!”我把文件狠狠摔在他身上,扬长而去。

    什么也挡不住我去接儿子的脚步!

    我开着我的小破车,赶在周末下班高峰之前晃到了幼儿园。

    避过了下班高峰,避不过接园高峰,幼儿园门前人头攒动,思子心切的家长把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等在车里也没下来,等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坐着大奔小奔走了,我才下车走过去。

    夏天就在园里面的游乐设施上玩耍,我叫了他一声,他从滑梯口探出头,看到我,哧溜一下滑下来,向我飞奔而来。

    “妈妈……妈妈……”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喊我,让我恍惚想起孙行者刚被师傅从五行山下救出来的那个画面。

    这猴仔子,憋坏了吧?

    我蹲下身子向他张开双臂,他一个猛冲,差点没把我冲倒,我一手撑着地,一手抱住他,他那湿漉漉的小嘴就开始在我脸上疯狂盖章。

    “好儿子,想妈妈了没?”我搂着夏天,也回亲了他一下。

    “想了。”夏天毫不迟疑地答道。

    “什么时候想的?”我牵着他往停车的地方去。

    “想吃肯德基的时候和想去游乐场的时候。”夏天说道。

    “哈,你个小坏蛋,你这是想妈妈,还是想妈妈的钱?”我捂住包包,夸张地说道。

    夏天冲我咯咯的笑,笑声清脆悦耳,我所有的疲累和委屈都在他的笑声里烟消云散。

    我看着他帅气的小脸,感到非常欣慰,很好,长的一点都不像陆九桥。

    我敢保证,陆九桥即便是和夏天擦肩而过,也不会知道这是他儿子。

    我曾经特别不放心,因为好多言情小说里,像夏天这样的孩子,都和父亲长的一模一样,而且还智商奇高。

    我不愿意夏天像陆九桥,也不愿意他有多高的智商,只要不傻,和正常孩子一样就行,我只希望他能快乐!

    为了他的快乐,我愿意付出一切,乃至生命。

    夏天磨着我要去吃肯德基,我最终没有拗过他。

    我们到了餐厅,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刚坐下,老徐又打电话过来了,问我接没接夏天。

    “接到了。”我说道,“我们现在在幼儿园附近吃肯德基,你要不要过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