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开门吧?

    什么意思?

    我愣了一下,登时从沙发跳了起来。

    陆九桥该不会是在我家门外吧?

    我的天呐!

    “陆九桥,你真的假的?”我惊慌道。

    “开门不就知道了?”陆九桥说道,跟着来一句,“不许挂电话!”

    我正准备挂电话删除和万里的通话记录,他这一嗓子吓的我差点把手机摔了。

    “啊,没,没挂~”我结巴道。

    “你心虚了?”陆九桥说道。

    “谁心虚了,我才没有。”我嘴硬道。

    “没有你开门呀!”陆九桥说道。

    “开就开!”我为了证明不心虚,只好硬着头皮打开了门。

    门外空空荡荡,别说人,连只狗都没有,我一直走到电梯口,也没见着他人影。

    “骗子,陆九桥你个大骗子!”我对着电话骂他。

    陆九桥在电话里得意的笑。

    “就是要让你尝尝被骗的滋味!”他欠揍地说道。

    日!

    我懒得理他,气冲冲挂了电话,转身往回走,冷不防楼梯通道的门开了,里面蹿出一个人,从背后捂住了我的嘴。

    我吓的心脏骤停。

    “不许动,否则弄死你!”那人说道,拿一个尖锐的东西顶在我腰上。

    我狠狠一脚踩在他鞋上,张嘴咬住了他的手。

    他吃痛忙往外挣,我咬住不放,誓要咬掉他一块肉。

    “行行行,我错了,我错了,快松开吧!”他吸着气求饶。

    我松开嘴,转身面对他,一脚踢了过去。

    “陆九桥,你真够无聊的!”

    陆九桥晃晃被他拿来当凶器的车钥匙,无耻地笑了。

    “要真是歹徒你也敢咬啊?”他说道,“小娘们,下嘴够狠呀!”

    “咬不死你!”我冲他龇牙,气冲冲回了屋,陆九桥没脸没皮地跟在后面。

    “出去,我家不欢迎歹徒!”我板着脸说道。

    “来都来了,怎么着也得弄一回再走啊!”陆九桥说道,突然把我拦腰抱起,踹上房门,直奔卧室而去。

    “啊~陆九桥,你个臭流亡民你放开我!”我踢着脚大喊。

    陆九桥把我放在床上,俯身压了上来。

    “都被骂流亡民了,当然不能白受冤枉。”他说道,“我这就流亡民给你看。

    “真香。”他说道,把脸贴在我心口,发出满足的叹息,像饥饿的婴儿找到了食源。

    我浑身的敏感神经一下子被唤醒,酥麻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四肢百骸。

    “陆九桥~”我喊道,再出口的声音就变得绵软无力,“昨天刚来过,浑身酸痛,今天不来了好不好?”

    “好~”陆九桥说道,手却没停。

    “真的,我是说真的,不来好不好?”我颤巍巍地说道。

    “好~”陆九桥说道,一边忙活,一边蹭掉了自己的上衣。

    “好你还脱?”我抓住他的皮带不准他解。

    “我就是单纯的凉快一下。”陆九桥说道,握着我的手,柔声哄我,“乖,松开~”

    我在他宠溺的眼神下融化,乖乖松开了手。

    陆九桥重又欺上来。

    “啊~”我惊呼一声,“你骗人……”

    事后,陆九桥满头大汗地在我耳边说道,“早知道这样就能搞定你,之前干嘛白费那么多劲!”

    “呸!”我白他一眼,划拉着他胸口细密的汗珠,无力地说道,“照你这样说,谁都可以这样搞定我了?”

    “谁敢?”陆九桥瞪眼道,“我剥了他!”

    说完又用小桥撞了我一下,“信不信我弄死你!”

    “信信信!”我忙喊道,生怕他接着再来,再这样下去,我的杨柳小蛮腰还要不要了!

    “去洗!”我踢踢陆九桥。

    “你先洗。”他说道,一副累到无力的样子。

    “你先洗,我歇会儿。”我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歇?”陆九桥说道,“活全是我干的,你全程都在制造噪音。”

    “我……”我气的吐血。

    “你去不去?”陆九桥说道,“既然不都去,干脆再来一回!”

    我立马像兔子一样蹦下床跑了!

    卑鄙无耻的家伙!

    我进了浴室,心里忐忑不安,我其实是想让他先洗,然后趁着他洗澡的空档删通话记录,谁知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