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换给谢医生,为什么?”王嫣一听,几步蹿进去,和刘东阳相对而立,“你是在耍我,还是在质疑我的医术?”

    我是质疑你的定力!刘东阳心说,但这话肯定不能说出口,想了想,一笑。

    “都不是。”他说道,“有个去美国进修的名额,我想让你去。”

    这事倒是真的,不过他一开始没打算让王嫣去。

    “我不去。”王嫣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我觉得我技术挺好的,不需要进修,再说了,我是那半途而废的人吗,我就算要去,也得等手上这个病人好了再去。”

    刘东阳很郁闷,他越发感到大事不妙。

    “你以为美国医院是你家开的呀,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他说道,“这次的机会真的很难得,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没有就没有吧!”王嫣说道,“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就走了,啊对,不准把我的病人给老谢,听见没?”

    “你要真不去,我也不勉强。”刘东阳无奈,换另一种方式交涉,“但是你不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一个病人身上,该接诊还得接诊,不然别的同事会有意见的。”

    王嫣想了想,就答应了,毕竟,比起被发配美国和便宜老谢,这个容易接受多了。

    刘东阳松了半口气,看着她又风风火火的走了。

    王嫣走出很远后,猛地停下脚步,她觉得刘东阳的表现有点不对劲,而最不对劲的,还是她自己。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自己的异常,做为一个主治医生,她接诊过太多的病人,比周自伟可怜的也大有人在,但她从没有连人家的病房和护工都安排好的。

    她手插在兜里,慢慢的在身边的长椅上坐下,思考自己的反常,从一分钟前一直想到周自伟下车之时,那个清瘦忧郁的身影忽地就闯进了脑海,吓的她一激灵。

    “王嫣,你疯了!”她自言自语道,腾的一下坐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往回走。

    一口气走到刘东阳的办公室,笃笃敲门,抱着胳膊说道,“院长,我同意把病人转给谢医生。”

    “什么?”刘东阳从文件中抬起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把病人转给老谢吧!”王嫣重复道,一只手捂在额头上搓了搓,迫使自己保持清醒。

    刘东阳没想到她突然变卦了,虽然惊讶,但也很开心,当即就答应了。

    “那就这么定了。”他说道,“今天晚了,马上要下班,那就明天交接吧!”

    王嫣点点头,转身走了,克制住想去病房的冲动,回了自己的诊室,木呆呆坐到下班,换衣服走人。

    开着车子一路恍惚,拐弯的时候还不小心蹭到了花坛上,蹭掉一大块漆,心疼了半天。

    回到家,饭也不想做,澡也不想洗,满心烦乱。

    最后,打开冰箱,开了瓶啤酒,坐在沙发上慢慢喝。

    喝到一半,周自伟的脸又开始在眼前晃,挥之不去。

    王嫣终于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个认识一天的男人,在她心里霸屏了!

    真他娘的扯淡!

    一见钟情吗?

    她自嘲地笑,好像自从上段感情惨烈收场后,她就再也没有像现在这么过。

    她仰头喝完了剩下的酒,把易拉罐捏扁,大力掷出去,砸在对面墙上,咣当一声。

    虽然春天是交.配的季节,但她可是发誓要单身一辈子的人,怎么轻易就发.情呢!

    今天有点儿大意了,所以才让寂寞趁虚而入,还好及时醒悟了,现在刹车还来的及。

    冷静下来,再想刘东阳的反常,就能找到答案了。

    他肯定是看出了她的不正常,所以才想尽办法想要阻止她。

    他的那点小心思,她还是知道的,只是她对他的感觉,仅限于师兄和上级,和他在一起,并不能让荷尔蒙飙升。

    唉,这情呀爱呀的,确实叫人心烦,要不,干脆就去美国走一趟算了。

    她想到哪就做到哪,当即就拿起手机给刘东阳打电话,号码拨出去,眼前忽然又闪过那双没有焦距的眼,她不由自主的摁了挂断。

    算了,等交接完再说吧,她扔下手机,摊开手脚倒在沙发上。

    此时的陆宅里,陆九桥和夏远晴正在卧室里讨论周自伟。

    “烦死人了,到底要不要跟妈说?”夏远晴拿着枕头往床上一下一下的摔打,“说了怕她担心,不说我又憋不住。”

    陆九桥无奈一叹,伸手把枕头从她手里解救出来,把人抱进怀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