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布置陷阱?”孤竹皱眉。

    顾衡点点头:“是啊,那伙人现在是已经赖定了我们这里,似乎是不把这里搞垮他们便不甘心一样,他们也来了不止一次了,最开始我们以为一次就够了,也没怎么防范,当我们着手准备收拾一下不愿的时候,那伙人竟然去而复返,将我们已经收拾的差不多的学院再次洗劫一空,后来他们两次故伎重施,学院也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你们几次栽在他们手上,还是以同一种方式?”孤竹反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做上副宗主这个位置的,竟然让敌方争了这么大一个空子。

    这实在不应该。

    顾衡有些羞愧,脸色胀红:“我们最开始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屡次三番进攻我们,更没有想到他们会用同一种方式,我们原本以为就算他们会回来,至少也应该换一种战略,可谁知道,他们四次用了同一种方式来进攻我们。

    第一次第二次我们没有防范,第三次第四次我们就开始着手准备反击了,也做了准备,可到底是敌在暗我们在明,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动手,最终还是败了。”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看着孤竹,神色有些疲惫:“所以这一次,我不再像之前那样主要趋于防范,我想抓住那些人,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和镇魔宗作对。”

    怎么都属四大势力之一,别人避之不及。可这次来的这些人,这是一股脑的直接冲着镇魔宗,专门和镇魔宗作对,这实在让人不解其意.....

    孤竹点头。

    现在这个情况,的确应该是不能再像之前那般坐以待毙了。

    做一些陷阱什么的,也相当有必要。

    “你有心了。”她淡淡说了一句。

    顾衡摇摇头。

    他实在觉得羞愧的很。

    身为一个副宗主,原本应该带领学院不断的向上走,可是因为他的疏忽,竟然让学院成了这个样子,他愧对宗主。

    “居安思危,现在表面上是平静了,也的确是平静了一段时日了,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对方又会有什么动作,我敢肯定,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既然是直冲着镇魔宗来,想必不把镇魔宗搞垮,他们绝不会收手。

    现在他们应该在想对策,接下来该怎么对付他们吧?

    “调遣一部分人手回来江学院里里外外都收拾好。”孤竹忽然开口,吩咐道。

    顾衡一愣,抬起头来:“什么?”

    他刚刚说那一番话的时候,他看得很清楚,这位沐姑娘并未有什么反对的神色,应该是同意了他的做法,可现在怎么又改变了?

    派了一部分人去布置陷阱这是必须要走的一步,说实话他都嫌人少了呢,现在怎么要调遣一部分人回来收拾学院?那还怎么去布置陷阱?

    顾衡很不赞同这样的做法。

    毕竟从事发到现在,他一直都在经历,深知对方狼子野心,诡计多端,就算他们将学院收拾好了,没过两天,依旧敌不过对方一顿哄抢。

    到时候他们所有的心血都白费了不说,还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宝物何精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