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指的是帝释音。

    空气之中稍稍有些凝固。

    外面的气氛飘散的他们两个人之间。

    两人都没说话。

    弑弦在等着孤竹,他也有些紧张,怕孤独会生气,害怕孤竹会讨厌他。

    但孤竹什么都没说。

    越是这样,弑弦就觉得越煎熬,感觉像是在受刑一样,慢悠悠的,还不如一刀给他来个痛快。

    他很害怕孤竹会因此疏离他,讨厌他。

    毕竟如果孤竹真的介意帝释音的存在的话,和帝释音融合了,他和孤竹在一起,从某种意义来说,并不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而是他和帝释音以及孤竹,他们三人在一起了。

    这要看孤竹怎么想。

    孤竹半天没说话,弑弦就自己打破了这凝固的气氛,他低下头,将头埋进孤竹的颈窝,语气委屈道:“孤竹,你不会因此而讨厌我吧?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根本无法修炼出身体来,修炼了两万年,整整修炼了两万年,无论我怎么修炼,我的实力倒是在不断的上升,可是丝毫没有要修炼出自己的身体的征兆。

    我和帝释音是同一个人,当初被分散的时候天帝将我从本体中分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只是一个孤魂野鬼,本体没有死,我跟本体又有着渊源,自然是不能修炼出自己的身体的。

    我挣扎过,还是不能修炼出属于自己的身体来找你。

    后来我才得知,我根本无法修炼出自己的身体。

    而就在这个时候,帝释音找到我,他愿意和我融合,并且……并且他不干预我们之间。”

    弑弦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当初帝释音是怎么跟他说的,他也没怎么听明白。

    帝释音懂得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是追随着孤竹一起来到这个地方的那个安寒告诉他的,说什么人格之类的,他也没听懂。

    他将这些告诉给孤竹,孤竹瞬间便懂了。

    她沉思。

    照弑弦这样说,她现在也算是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首先他和弑弦是同一个人。

    后来被天帝分开了,但弑弦是副人格,帝释音才是主人格,帝释音拥有身体,弑弦没有。

    而后来,帝释音主动提出融合,并且主动提出,融合之后,他愿意让弑弦取而代之,他成为副人格,弑弦便成为了主人格。

    从此以后,这世上再无帝释音这个人,有的,只是弑弦的一种性格罢了。

    没想到帝释音竟然会这么做。

    孤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弑弦都已经解释完了,他想孤竹应该也能听懂他所说的那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孤竹依旧是沉默不语。

    他有些慌了。

    “孤竹,你会怪我吗?”

    他很害怕孤竹会讨厌他。

    真的很害怕很害怕。

    孤竹盯着弑弦。

    他何时变得这样脆弱?何时变得这样在乎一个人的看法?

    都是因为她。

    他们对彼此的影响依旧那么的深远。

    孤竹心里倒是没什么芥蒂。

    她能听懂人格之说,也清楚,弑弦和帝释音本是一人,只是性格不同而已,她又怎么会因为他和帝释音融合了就会去讨厌他呢。

    想到这里,孤竹抬起手来拍了拍他的背,淡然说道:“不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